用户,您好!欢迎使用100Allin [登录]
利发国际官网

欧盟反补贴直指中国竞争力核心

fiogf49gjkf0d
fiogf49gjkf0d
对中国出口的高档铜版纸提高关税,欧洲人看得很明白。《金融时报》引用一名欧盟官员的话说,这是“向母舰发射一枚鱼雷”。
  欧盟终于意识到什么是“中国制造”的核心竞争力了。
  5月起,欧盟将对中国出口的高档铜版纸(用于杂志和产品目录)提高关税。所不同的是,这是欧盟首次以其所称的政府利用非法补贴提振产业为由,对中国出台惩罚措施。此前欧盟一直依靠更普遍采用的反倾销惩罚措施。现在欧盟意识到,中国企业和西方企业一样,并没有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
  在这之前,很多分析都以为中国的企业之所以具有价格上的竞争力,乃是因为几乎无限供给的低成本劳动力。但随着劳动力价格的节节攀升,中国的出口竞争不减反增。用《金融时报》的话说,“一度局限于鞋类和自行车等产业的中国出口,正向价值链上方快速攀升,对欧洲的高端制造商构成威胁。”现在,他们终于恍然大悟,中国企业势如破竹的竞争力,乃是来自于“政府提供的廉价土地和融资。欧方相信,这些不公平优势对中国的强大出口能力不可或缺”。
  多年来,我一直强调中国经济的竞争力不是来自于低成本的要素,而是来自于地方政府间的激烈竞争。而竞争的主要手段就是补贴。中国地方政府的补贴(包括融资支持),不像多数发达国家那样依赖税收,其绝大部分都是来自于土地收益,具体讲就是“土地财政”——政府将房地产融资(隐含70年财产税的贴现),源源不断注入企业(通过地价、税收优惠和融资),使得中国企业获得了空前的竞争力,这才是中国企业竞争优势的根源所在。
  充裕的资本,向来是发达国家攫取资源、征服市场的独门利器。但日本《产经新闻》5月22日的一篇文章居然开始担心“日本被中国资本穷追猛打”。这篇文章说,“最能证明中国资金实力迅速崛起的当属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M2。自“9·11”事件前夕至今的10年里,人民币M2增至原来的5倍多。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元M2同期仅增长了20%。到了去年,日本不得不将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之位拱手让给中国。”
  很多人误以为M2的增长,源于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日本同期的货币政策更宽松,何以没有形成更多的资本?M2的生成机制,并不像外行所认为的那样是简单地“印钞票”,而是通过信用的扩张——土地获得融资,融资补贴企业,企业创造顺差,结汇制创造货币。政府补贴的能力,取决于其融资的能力。很多人对地方政府通过土地获得巨额收益深恶痛绝。殊不知,土地财政的本质,乃是一种隐蔽的融资。土地财政乃是中国资本形成的终极来源。
  当我在媒体上指出“土地财政是中国模式的核心竞争力”时,立刻招来骂声一片。现在,外国人也醒悟过来。2010年出任欧盟贸易专员的卡洛·德·古赫特(Karel de Gucht)发现,反补贴而不是反倾销,才能点中中国竞争优势的“穴门”,“因为它们有助于曝光中国企业享有的不公平优势”。
  之所以将反补贴作为这次贸易战的武器,乃是因为一直以为中国企业在以低于成本价倾销的西方国家突然意识到,它们的制度无法采用同样的模式与中国竞争——“税收财政”的融资效率远低于“土地财政”。只有反掉土地和融资补贴,西方国家才能重新夺回优势。按照《金融时报》引用欧盟官员的原话即是:“对中方来说,这比反倾销案麻烦得多,因为现在我们直指中国制度的核心。”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反应迟钝的美国官员还愚蠢地盯着汇率机制和中国较劲。
  可叹的是,中国一些学者也在按照美国人的思维方法分析中国的经济问题。他们在抨击“土地财政”的种种弊端时,全然不知正在自废武功。欧洲人却比我们更清楚“中国模式”的后果。布鲁塞尔Crowell & Moring律师事务所贸易律师劳伦特·吕斯曼(Laurent Ruessmann)表示“中国正向增值链上方移动。当你看到补贴对那些产品的影响时,就会真的开始明白一切”。
  对中国出口的高档铜版纸提高关税,欧洲人看得很明白。《金融时报》引用一名欧盟官员的话说,这是“向母舰发射一枚鱼雷”。中国却很少有人意识到欧盟这一做法的严重性。他们觉得中国纸张在欧盟市场所占份额不到5%,即使失去也没什么大不了。欧盟和中国贸易纠纷不少,但这次不同,这是第一次以补贴为理由提出制裁。据《金融时报》报道,卡洛·德·古赫特可能在推动一项更大的变化:在未接到正式申诉的情况下启动反补贴调查的职权。去年10月,当时欧盟贸易专员在谈到纸张案件时表示:“我预期这将成为一种趋势。”这才是真正的危险所在。
  欧盟很少用反补贴作为贸易保护的理由,乃是因为西方国家的竞争优势,绝大多数都是建立在或明或暗的补贴基础上的。而他们之所以能够维持巨额补贴,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其无可匹敌的融资。但这一回,中国土地财政所创造的融资模式,前所未有地创造出更强大的补贴能力。中国企业无需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就可以击败西方对手。这是欧洲人所真正担心的。
  中国不怕反补贴。但我们应当警惕西方国家将基于土地融资的补贴单独拿出来,作为发动贸易战的理由。因为土地财政乃是中国竞争力的核心。如果让这一案件成为惯例,中国的贸易环境必将急剧恶化,甚至永无宁日。我有一个直觉,这一战术级的纠纷,极有可能发展为战役级的冲突。面对威胁中国核心竞争力的挑战,我们决不能退缩。中国要做好全力应战,甚至不惜彻底摊牌的准备。[对中国出口的高档铜版纸提高关税,欧洲人看得很明白。《金融时报》引用一名欧盟官员的话说,这是“向母舰发射一枚鱼雷”。
  欧盟终于意识到什么是“中国制造”的核心竞争力了。
  5月起,欧盟将对中国出口的高档铜版纸(用于杂志和产品目录)提高关税。所不同的是,这是欧盟首次以其所称的政府利用非法补贴提振产业为由,对中国出台惩罚措施。此前欧盟一直依靠更普遍采用的反倾销惩罚措施。现在欧盟意识到,中国企业和西方企业一样,并没有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
  在这之前,很多分析都以为中国的企业之所以具有价格上的竞争力,乃是因为几乎无限供给的低成本劳动力。但随着劳动力价格的节节攀升,中国的出口竞争不减反增。用《金融时报》的话说,“一度局限于鞋类和自行车等产业的中国出口,正向价值链上方快速攀升,对欧洲的高端制造商构成威胁。”现在,他们终于恍然大悟,中国企业势如破竹的竞争力,乃是来自于“政府提供的廉价土地和融资。欧方相信,这些不公平优势对中国的强大出口能力不可或缺”。
  多年来,我一直强调中国经济的竞争力不是来自于低成本的要素,而是来自于地方政府间的激烈竞争。而竞争的主要手段就是补贴。中国地方政府的补贴(包括融资支持),不像多数发达国家那样依赖税收,其绝大部分都是来自于土地收益,具体讲就是“土地财政”——政府将房地产融资(隐含70年财产税的贴现),源源不断注入企业(通过地价、税收优惠和融资),使得中国企业获得了空前的竞争力,这才是中国企业竞争优势的根源所在。
  充裕的资本,向来是发达国家攫取资源、征服市场的独门利器。但日本《产经新闻》5月22日的一篇文章居然开始担心“日本被中国资本穷追猛打”。这篇文章说,“最能证明中国资金实力迅速崛起的当属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M2。自“9·11”事件前夕至今的10年里,人民币M2增至原来的5倍多。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元M2同期仅增长了20%。到了去年,日本不得不将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之位拱手让给中国。”
  很多人误以为M2的增长,源于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日本同期的货币政策更宽松,何以没有形成更多的资本?M2的生成机制,并不像外行所认为的那样是简单地“印钞票”,而是通过信用的扩张——土地获得融资,融资补贴企业,企业创造顺差,结汇制创造货币。政府补贴的能力,取决于其融资的能力。很多人对地方政府通过土地获得巨额收益深恶痛绝。殊不知,土地财政的本质,乃是一种隐蔽的融资。土地财政乃是中国资本形成的终极来源。
  当我在媒体上指出“土地财政是中国模式的核心竞争力”时,立刻招来骂声一片。现在,外国人也醒悟过来。2010年出任欧盟贸易专员的卡洛·德·古赫特(Karel de Gucht)发现,反补贴而不是反倾销,才能点中中国竞争优势的“穴门”,“因为它们有助于曝光中国企业享有的不公平优势”。
  之所以将反补贴作为这次贸易战的武器,乃是因为一直以为中国企业在以低于成本价倾销的西方国家突然意识到,它们的制度无法采用同样的模式与中国竞争——“税收财政”的融资效率远低于“土地财政”。只有反掉土地和融资补贴,西方国家才能重新夺回优势。按照《金融时报》引用欧盟官员的原话即是:“对中方来说,这比反倾销案麻烦得多,因为现在我们直指中国制度的核心。”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反应迟钝的美国官员还愚蠢地盯着汇率机制和中国较劲。
  可叹的是,中国一些学者也在按照美国人的思维方法分析中国的经济问题。他们在抨击“土地财政”的种种弊端时,全然不知正在自废武功。欧洲人却比我们更清楚“中国模式”的后果。布鲁塞尔Crowell & Moring律师事务所贸易律师劳伦特·吕斯曼(Laurent Ruessmann)表示“中国正向增值链上方移动。当你看到补贴对那些产品的影响时,就会真的开始明白一切”。
  对中国出口的高档铜版纸提高关税,欧洲人看得很明白。《金融时报》引用一名欧盟官员的话说,这是“向母舰发射一枚鱼雷”。中国却很少有人意识到欧盟这一做法的严重性。他们觉得中国纸张在欧盟市场所占份额不到5%,即使失去也没什么大不了。欧盟和中国贸易纠纷不少,但这次不同,这是第一次以补贴为理由提出制裁。据《金融时报》报道,卡洛·德·古赫特可能在推动一项更大的变化:在未接到正式申诉的情况下启动反补贴调查的职权。去年10月,当时欧盟贸易专员在谈到纸张案件时表示:“我预期这将成为一种趋势。”这才是真正的危险所在。
  欧盟很少用反补贴作为贸易保护的理由,乃是因为西方国家的竞争优势,绝大多数都是建立在或明或暗的补贴基础上的。而他们之所以能够维持巨额补贴,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其无可匹敌的融资。但这一回,中国土地财政所创造的融资模式,前所未有地创造出更强大的补贴能力。中国企业无需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就可以击败西方对手。这是欧洲人所真正担心的。
  中国不怕反补贴。但我们应当警惕西方国家将基于土地融资的补贴单独拿出来,作为发动贸易战的理由。因为土地财政乃是中国竞争力的核心。如果让这一案件成为惯例,中国的贸易环境必将急剧恶化,甚至永无宁日。我有一个直觉,这一战术级的纠纷,极有可能发展为战役级的冲突。面对威胁中国核心竞争力的挑战,我们决不能退缩。中国要做好全力应战,甚至不惜彻底摊牌的准备。[易舱网]
当前汇率MORE >
1 = 6.2988 人民币
1 人民币 = 0.1588
证券行情
上证指数 深圳指数 沪深300

利发国际官网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