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您好!欢迎使用100Allin [登录]
利发国际官网

“海丝之路”上港口项目的问题与建议

为推动“海上丝绸之路”上战略性港口项目实施落地,本文从项目东道国、投资母国、主要投资者、金融机构四个利益相关方出发,分析利益诉求和项目实施过程中的共性难题,并从顶层设计到项目风险防范等多层次提出实施策略建议

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提出的“一带一路”重大倡议,在国际社会中的热度日益攀高。作为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型区域合作重要载体,“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海丝之路”)的重要建设任务之一为“参与沿线重要港口建设与经营,推动共建临港产业集聚区,畅通海上贸易通道”。

加快与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是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的先决条件,以中央企业为代表的一大批中国企业肩负国家使命,已在“海丝之路”沿线开展系列基础设施项目,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推进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其中,具有较为深远影响的战略性港口项目在实施过程中面临着不同的现实问题,既有个性又有共性,分析其实施环境、风险及实施策略,为战略决策部门及项目实施方提供合作政策建议具有现实意义。

“海丝之路”沿线区域港口项目数量多、类型多、项目覆盖范围广、所处的区域政治经济环境多样,从中遴选战略性项目应着重关注几个核心内涵:必须符合中国国家战略和军事安全要求;战略性项目必须处于国际海运航线主通道的关键节点;符合项目所在国战略布局和自身利益。

利益相关方及共性挑战

项目东道国

作为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者和规划召集者,由于中国资金、技术、人力、设施配套等方面力量薄弱,为实现国家经济总体发展目标,需要国际社会或金融机构协助建设和运营一部分基础设施。

战略性项目面临的共性挑战有:国家政策、制度随政局、双边关系变化,项目被搁置时有发生,法律保障性差;所依据的经济政策和法律法规频繁变更,企业与政府间沟通机制欠缺;政府效能低下,项目需要在国家层面达成双面投资协定或援助政策下才能推动,否则企业推动项目难度较大;港口集疏运设施配套不完善、设施供给能力相对不足、配套成本高;当地生产配套能力弱,港区后方产业园与当地产业融合性差,难以满足园区加工制造业配套需求;当地技术型雇员短缺;当地货币贬值,给项目公司带来汇兑损失风险;当地民众对华不满情绪愈加激烈。

投资母国

市场成熟度高、产能过剩、环境负荷过重且资金实力雄厚,往往参与项目东道国基础设施具体规划、投融资、担保等。

战略性项目面临的共性挑战有:投资保护能力有限,制造业“走出去”鼓励政策收紧;企业“走出去”势头迅猛,竞争激烈,投资秩序混乱,缺乏跨境统筹管理;对于双边关系变化和东道国政局动荡缺少风险预警。

主要投资者

在项目实际运作中,主要包括项目工程承包商、跨国运营商、金融机构、政策性开发银行等。工程承包商对工程具有较好的现金流和稳定的融资渠道。跨国运营商熟知生产经营领域,且掌握全球市场网络和技术、资源等,资金实力雄厚且经常以股权投资参股控股已建项目,实现项目商业化运作。金融机构建立的投融资平台具有双重优势。政策性开发银行及区域、多双边基金具有明确的政策导向,供求两端存在诸多约束因素。

战略性项目面临的共性挑战有:建设和经营海外项目经验不足;港口基础设施项目初期投资大、回收期长;投资热点地区的港口、园区,同类项目竞争激烈,产业园区招商产业领域局限,造成产业重叠、竞争加剧、分散化经营、配套产业能力弱等问题;需要锁定港口+园区开发权。

金融机构

跨境基础设施投融资主要体现为援助、合约、市场三种实现方式,与投资所能受到的制度保护程度密切相关。

目前,保护制度包含东道国利用外资政策、双边投资协定以及区域性和全球性投资保护三种。

战略性项目面临的共性挑战有:项目评估不全面,金融机构运营管理参与度低,投资后处于被动局面,东道国政权、政策和市场波动等带来的投资风险居高;港口基础设施建设、后方配套园区初期投资大,单一金融机构很难撬动项目集群效应。

实施策略建议

项目东道国

主要措施:从国家层面推动战略性港口项目实施,建立具有国际约束力的多双边协定或合作机制;推动国家层面修订双边投资保护协定;在东道国内做好项目正面宣传,突出港口推动贸易、促进经济发展的积极影响,引导本地企业参加;发挥项目本土化优势,组织国内能源、资源等物资供应,并做好物资供应备选方案;全面提高东道国人口受教育程度,培养专业技术人才;港口项目规模化发展的同时,重视履行企业社会责任。

投资母国

主要措施:整合国家人力、财力、政治外交等资源,提升对外辐射的投资能力和综合威慑力;签署多双边协定或借助国际合作框架投资,定期发布风险警示;增强区域合作的政策稳定性,理顺并完善港航业扩大对外合作的管理体制;建立公共信息服务平台,加强风险评估和风险信息发布。

主要投资者

对于投资经营者主要措施:加强前期规划磋商、市场咨询评估;选择东道国重点支持领域和中国鼓励产能合作的领域;政府担保或以港口项目担保,参加世界银行与各地区性国际开发银行、中信保公司等提供的海外投资保险;采用双方认可的第三国法律和制度保障项目权益;采用东道国货币收支,从中国进口商品时,争取中国出口信贷政策;联合施工型投资者、开发性金融机构、航运企业、园区生产型企业、其他社会资本等资源形成企业联盟,项目集群化。

对于施工型投资者主要措施:规范招投标程序,选择资质好的承包商,加强监督约束;形成资信企业库,加强信用体系建设;业务链、价值链后移,加强与港口运营商的联合,拓展项目建设期融资渠道,捆绑出海,风险共担、利益共享;推动与东道国的PPP合作,以使用者付费、政府付费、可行性缺口补助等形式开展。

金融机构

主要措施:完善约束机制,规范运作,加强监管;多元化融资,金融机构联盟,政府担保;成立地方版丝路基金或其它类型基金;鼓励国内银行、金融机构在海丝国家设立分支机构;撬动更多私人企业资金。

可见,“一带一路”战略性港口项目实施仍然面临系列难题,既需要从顶层进行国家政策层面、合作机制、项目库储备及实施路线制定等方面总体部署,也需要项目具体参与企业在投资决策、建设、运营管理、投融资等层面做好风险防范和预警,在深入了解当地实际和充分考量风险收益的基础上,系统策划和推进战略性港口项目的实施。

当前汇率MORE >
1 = 6.2988 人民币
1 人民币 = 0.1588
证券行情
上证指数 深圳指数 沪深300

利发国际官网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